第一财经周刊封面文章: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转) - TOMMYHU - 专注互联网开发及运营技术,提供相关资料及软件下载,奇趣网络时事评论!
Jan 21

第一财经周刊封面文章: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转) 不指定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网络中努力求得生存的朋友们,也献给自己!
Highslide JS
第一财经周刊封面

他们是最新一代的创业者,他们身处最活跃的互联网市场,他们有无尽的创意和把一切付诸行动的勇气,但是,他们遇到了问题。

1月13日,下午6点,博客大巴(blogbus.com)CEO窦毅拿着手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两步,又在原地转了个圈。

从1月5日博客大巴在互联网审查风暴中被封算起,已经八天九夜了。13日那天,窦毅打了无数个电话,手机也死机了四次,他对着电话,不停地重复相同的话语。现在,距离解封只有最后一步—通知域名服务商解封,“但是现在所有电话都联系不到他们。”

口干舌燥的窦毅其实应该算是个幸运儿,和这一轮互联网整治中受到波及的其他创业者相比,他至少知道需要补齐的是哪个手续,自己该往哪些方向努力。

王兴的微博(http://t.sina.com.cn)客网站“饭否”因为“违反国家相关规定”,于2009年7月突然被中国联通北京分公司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停止服务之后,至今没有恢复。2009年11月,陈昊芝—译言网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接到了IDC的通知电话,并被告知译言网违反的是“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一个月后,BTChina的站长黄希威接到了一封邮件,被告知自己的网站被取消了备案号……

我们采访到了四个年轻人。他们中最年长的也不过才33岁。他们是最新一代的创业者,他们身处最活跃的互联网市场,他们有无尽的创意和把一切付诸行动的勇气,但是,他们不快乐。

他们本不该如此。他们创办的网站都有数量不菲的用户,有那么一群人还成了他们的粉丝,他们的创业让很多找不到用户的同道羡慕。但现在,他们只是2009年中国互联网整顿中被涉及到的几个年轻人而已。

据人民网的统计,从2009年开始的中国互联网专项整治共涉及到十余万个相关网站,其中也包括了谷歌、百度、土豆、豆瓣等网站。

从被关停到恢复,博客大巴用了8天,译言用了差不多50天,这些日子都是让人忧伤的。陈昊芝说,自己儿子11月19日出生,可11月30日关站后,几乎一个月自己都没有机会抱抱他。“这个失落谁能理解?”

王兴、黄希威心情肯定更灰暗,因为他们的网站至今仍未恢复。连续创业者王兴已经开始为新的项目出差,自称“能力不够”,凑不够千万注册资金的黄希威却只能无奈地说“我力所不能及”,“关了就关了吧”。

同样在这段时间内,Twitter网站的创始人Jack Dorsey开始了自己的再次创业,正式进入电子支付领域。2009年,他的Twitter是最受关注的互联网公司。他意气风发,觉得未来要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

他和窦毅、陈昊芝一般年纪,33岁,拥有着这几个年轻人所没有的东西—一张真正的笑脸。

2010年1月8日,译言网注册的一个新域名“yeeyan.org”上线,其原来的域名“yeeyan.com”至今尚无恢复的消息。陈昊芝期待着“yeeyan.com”能尽快解封。他觉得,现在的互联网环境如果让自己这样“创造社会价值和创新型企业的人”考虑后路,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所以“就算是扛,我也会扛过去”。但是,要扛多久,“说实话,我现在还不知道。”

1月13日晚8点左右,在窦毅他们等待了整整一天之后,一位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人员突然喊了起来,“我们被解封了!”几个脑袋顿时围了上去,大家不由自主地鼓了掌,遍地笑容。“赶紧公告!”窦毅一声令下。

20时05分,新浪微博上出现了博客大巴的最新信息。

此时,窦毅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看,又放回了兜里—电话暂时可以休息一下了。
C=CBNweekly D=窦毅

C: 1月5日下午,博客大巴遭遇关站的原因是什么?

D: 是因为有一些不良、低俗信息。但是我们在2009年9月份已经删掉了。可能监管部门在那时已经发现了,再下文……然后一直到那天……

C: 遭遇关站时,觉得突然吗?还是有预感?

D: 很突然。关我们没有通过正常的渠道下发文件,没有通过比如市局、分局这样的。直接停掉域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C: 关站当天做了些什么?

D: 当时我以为第二天就恢复了,因为那不是很严重。第一,我们已经删除了;第二,对以前我们遇到的问题来讲,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当时没想到会封那么长时间。

C: 以前遇到的是什么严重问题?

D: 政治言论、更低俗的。

C: 本来你以为是小事一桩,很快就解决了,没想到拖那么久,着急吗?

D: 是啊。第二天,发现没能打开,又开始跟主管部门沟通。公安部、工信部、通讯管理局、域名解析商……就这些,一步一步走。大家都在协调这个事情。着急啊。但是我觉得这还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任何时候监管都是正常的。但是我觉得这事急也急不来,毕竟,我们是配合政府工作的。但是后来这个事情就拖得让人挺急躁。还是经验不够吧。

C: 怎么和团队说这些呢?我看到很多员工都在担心。

D: 其实除了主管,我没有和任何人去说。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回事,这信息都是公开的么。其实是把事情的真相及时告知用户,第二天就在豆瓣上说了。

C: 现在你可以松口气了。

D: 其实这次我们知道结果肯定是好的,但是不知道他们会拖多?久。

C: 现在会对这些规则都了然于心吗?

D: 其实以前都了解。但是这次主要是我们对事态估计不够严重。再拖了几天后。就着急了,当时也准备去北京什么的。但是后来和北京的部门沟通,说没问题,让我们等,让耐心一些。

C: 开站之后,在自我监管方面会做出什么改变吗?

D: 我们对待自查的态度会更严谨,之前还是有一些疏漏的。这几天,恢复之后我们又做了一下测试,也增加了站务方面的人手,做到有效监管。

C: 很多用户会担心以后监管更严格。

D: 我们还是会积极地给大家提供比较良好的环境,同时,也会遵守相关法规的规定。这样才能保证绝大多数用户正常使用,让平台得到良性维护。

C: 平衡这两者是一种艺术。

D: 还是可以做到的。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以后还会遇?到。

C: 就是说你在心里面会把它当成一种常态?

D: 习以为常吧。

C: 在这次关站期间,你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哪里?

D: 来自于对用户要有一个交代,要尽快让他们恢复正常使用。

C: 算过这件事对BlogBus造成的影响么?

D: 这些都是无形的,关键是看你以后怎么运营了。我们出于对自己产品的考量,对用户的了解,大部分用户还是对BlogBus比较熟悉的,当时选择BlogBus也是通过比较的。有些人也可能会搬家。但真正对我们网站和产品熟悉的人,还是会选择使用BlogBus的。我想会有些影响,但是影响不会太大。

C: 关站的遭遇,会让你觉得还是有很多自己无法控制的风险存在吗?

D: 那倒也不会。任何事情都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到目前为止,我认为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都能找到那把钥匙。要是找不到钥匙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那就打不开锁,过不了关。

C: 你觉得以后自己会一直在互联网行业吗?

D: 至少目前看,很长时间都会在。我没有想过现在要换个行当。

窦毅:博客大巴CEO

出生年月 1977年12月

毕业学校 河南金融干部管理学院

个人经历 窦毅,网名横戈。历任明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富友证券河南省区副总经理

BlogBus

创立日期 2002年12月

创始人 郭晓雷。2003年10月,窦毅接手BlogBus,任CEO

用户数量 800万注册用户;近7万VIP用户

关停日期 1月5日下午5时左右中止域名解析

恢复日期 1月13日20时

关停原因 因为一篇已删除的低俗色情信息

被关掉已经半年了,至今饭否也没有重开的消息。王兴仍然没有放弃恢复饭否的努力和期待。

C=CBNweekly W=王兴

C: 我记得当时饭否一直在进行自我监管的,你对用户也比较过饭否删掉一些东西和饭否被关掉的轻重。

W: 当时,那事一出来我们就觉得不是好事。我们赶紧采取措施,很多词都不允许发,也不允许搜索了。不管技术上还是人力上我们都进行了投入。但是后来看还是没满足要求。第一次面对这样大的突发事件,我们自己也没把握到位。

C: 关站之后大家讨论了些什么?

W: 我们团队内部的讨论还是很理性,碰到了什么问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对外沟通主要由我负责,另一个合伙人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事情。但大家会一起准备材料。

C: 材料的内容主要是关于哪些方面?

W: 主要就是陈述事实,说接到机房通知我们网站要暂停服务,然后说说我们之前存在的问题,再讲我们采取了什么措施,保证网站不会成为不良信息的流通渠道。我们并不擅长这类沟通,只能努力按照比较正规、职业的办法来写。

C: 你们自己有预计过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吗?

W: 我们最开始的时候预计国庆后能恢复,但是之后还是没能开站。

C: 你觉得压力大吗?

W: 当时就想着尽快恢复,没空想别的,其它也不觉得有压力。但是我在豆瓣、贴吧和一些博客看到大家过了半年还在继续等待饭否回来,一直支持着盼望重开,我觉得这算是一种压力吧。

C: 你有没有觉得绝望?

W: 没有,可能我真的不知道绝望是什么感觉。也许我说这话你会觉得我假,但这是我的真实想法,我们还年轻。无论如何,生活还是得继续。我常常这样想,五十年后回过头来看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那真是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就是这个想法。

C: 饭否被关之前运营状况怎么样?跟VC有接触吗?

W: 挺好,用户增长越来越快。惠普已经投了广告,还有几个在陆续接洽中。当时我们和VC也谈得挺好。关站之后,VC那边也帮我们找了一些人。但是两个月后还是没有开站,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C: 现在你们公司里存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W: 最大的问题就是饭否不存在!我们的产品不存在了!没法继续运营和改进。

C: 于是开始产生做一个新项目的想法?

W: 也就是差不多这段时间,整整半年了。不过还是不会离开SNS这个大方向。

C: 你是打算放弃饭否?

W: 不,我们还在努力。但是在半年已过的时候,我觉得不能这样无限制地干等下去了。我们的初衷是想做有意义的事情。

C: 怕不怕以后网站重开或者新项目上马之后,还会遇到类似情况?

W: 当然要避免这个问题!以前我们就是不够重视才会这样,总不能犯过错还不吸取教训吧。

C: 曾经有打算离开这个行业吗?

W: 没有。我还是觉得互联网是这个时代最有趣的事情。现在可能是遇到困难了,但放到五十年后看,现在的困难都不是困难。

C: 你觉得自己现在了解规则了吗?

W: 这个不敢说。就算你觉得自己了解了,规则永远在变化。

王兴

北京三快网络公司CEO

出生年月 1979年2月

毕业学校 清华大学电子科技系

个人经历 2005年11月创立SNS网站“校内”;2006年将“校内”卖给千橡集团;2007年11月,创立了微博(http://t.sina.com.cn)网站“饭否”;2008年年中创立SNS网站“海内”

饭否

创立日期 2007年11月

创始人 王兴

用户数量 10万

关停日期 2009年7月7日

恢复日期 至今未恢复

关停原因 违反了国家相关规定

黄希威:是我能力达不到

做了6年的BTChina网站被取消了,黄希威也暂时失去了重新开始的勇气—1000万的注册资金和那么多的政策……这都不是他现在的能力所能做到的。

C: 你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被关站的?

H: 12月4日,IDC给了个邮件通知我取消了备案号。一开始我以为是恶作剧,打了电话发现是网站真的要被关了。一部分是直接被IDC关闭的,剩下一部分是我自己关闭的。关闭后者是因为反正都取消备案号,当然也不能开了。

C: 关站之后做了什么?

H: 就是把关站这个信息告诉大家,还有具体是由什么原因导致的。

C: 在此之前,BTChina有多少人在兼职维护着?这个网站投入了你很大财力和精力,前前后后一共投入多少算过吗?

H: 因为都是业余的,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不到10人吧。我们都是业余时间有空管管,没有规定的。初期投入比较多,一开始做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是从头做起的,后面就还好了,因为后期没改进,程序比较稳定,就是普通的维护、做做内容上的一些处理。技术上不出问题一般就没我什么事情了。内容上大概平均一天一两个小时。

C: 之前遇到过这类的监管吗?

H: 或多或少会碰到一些。但这次的性质根本不一样,以前就是改一些东西就行了,这次关站就真的没办法。

C: 你之前有想过会被关吗?

H: 想过啊,完全是在我预期之内的事情。所以现在真的来了,也还好。一年前出台《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我第一时间看到这个文件的时候,就觉得里面几条详细的规定我们根本达不到,迟早是要被关闭的。有了心理预期,真的关了的时候,我就想,关了就关了吧。

C: 之后,就不打算重新注册一个公司,重新备案吗?

H: 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不到的,我就不去想了。我达不到申请条件。这个条件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你说一两万注册一个公司这个我还能负担,但条例里面规定的注册资金是1000万—这个不是我能做到的。真的不是说我不去努力,是我能力所达不到。你说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花点时间,熬几个通宵这些我都可以,但门槛在那里。如果我要做商业化,为何不一开始就做商业化?

C: 曾经有人试图把它商业化吗?比如风投?

H: 有过一些吧,但是我对这个不是很在意。因为我一开始给外界传达出去的信息就是,我们就是业余的,没别的想法。我当时这个姿态表示出去了,(风险投资)他们肯定是想投商业化的东西的,后来就不会对我们有兴趣了。

C: 你最初为什么会去做BTChina?

H: 本来就是想中国没有这样的一个网站,没人做我去做,也就是很业余的。最后做出来了,就需要有人去维护它。当初就想着这不是商业性的网站,希望有人喜欢用就好。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它商业化,业余就是业余。

C: 关站后,心情怎么样?在做些什么?

H: 那我肯定是郁闷的。不可能说网站关了我还很开心,但郁闷不是我们在乎的东西,因为这个没有什么意义。郁闷不郁闷也没什么区别。正常工作,剩下的时间那我就好好休息。

C: 会一下子感到闲下来了吗?

H: 人肯定不会太闲,我还有工作。

C: 将来会不会再做一些网站?有没有想好要做什么?

H: 应该还是会的。但短期内肯定不会,准备休息一下。而且一个网站做了6年了,突然关了,然后我马上就去做另外一个了,这个也不太现实。而且现在政策蛮多的,等等吧。

C: 你觉得还有没有可能重开?

H: 那各种可能都会存在,但我自己没这个(重开的)想法。其实关闭了就是关闭了,我不认为会改变,这是没有理由的。试听这块的监管就是国家出台的文件,不可能轻易改变的。

C: 到现在整个网站投入了多少?

H: 这个很难说,前期就是机器,因为我们都是业余的,本身不用付工钱,但每个人都要花时间去维护,最大的成本还是人工。后期的时候有一些广告,服务器正好也有一些开销,差不多能够维持就行了。

C: 你觉得现在自己了解你所说的游戏规则了吗?

H: 当我看到的时候就了解了。看不到的,我还是不了解。

陈昊芝:不能因此禁锢自己

接到译言网的域名被注销的电话,陈昊芝很吃惊。他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社会有益的,很简单很单纯。

C=CBNweekly CH=陈昊芝

C: 最初关站是怎么通知你们的?

CH: 11月30日,IDC给我们打了一个电话,说网站有违规要关停。上面说我们违反了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网站内容有违规存在,要处罚。我们当时的确很吃惊。然后我们的域名yeeyan.com被注销备案了,除非整改和内容符合国家相关规定才能恢复。说实话,3年来,我认为我们做的事情都是对社会有益的,很简单很单纯。

C: 有没有具体指出哪里违规了?有没有人跟你们说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CH: 有。我们网站上有一些内容涉及到时政和军事。其实我们也没考虑把国外时政类文章的版权拿来然后翻译,但网站上的确有这样一些译文的存在。接到通知我们就立刻做内容梳理了。关停下来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时间可以恢复。我们就想通过正常渠道提交整改意见,尽量都做了沟通。但这个是有严格的流程的,必须通过IDC来递交。

C: 当时有没有做过最坏的打算?

CH: 有。这段时间是正好赶在风头上,我们也考虑过很难真正恢复。但股东和团队的想法都比较一致,就算译言真的关停了,也会重新去做事情,另外起步。但这个是作了最坏的打算,我们还是按照流程来准备各项恢复工作。还是抱着恢复的期望的。

C: 之后除了内容的整改,你们还做了什么事情?

CH: 重新备案。我们按照一般企业的流程,重新走审批过程,申请我们的yeeyan.org域名、还有就是去维持这段时间的运营。由于没有收入,大家就拿出了几十万来先支撑着。反正现在就是网站内容上把好关,没有时政类内容了,译文先审核才发布,有一个进一步保障。最想要的当然是yeeeyan.com的恢复,但是需要时间。

C: 那一个月压力是不是很大?

CH: 说实话,心理压力非常大。流量的流失、团队的收入能不能维系都是很让人提心吊胆的。译言3年的时间,是很多员工、合伙人一起付出的结果,如果就这样彻底结束,那么不单是我,我们任何人都会觉得很难承受。对我个人,我儿子11月19日出生。30日关站后,几乎一个月我都没有机会抱抱他,你说这个失落谁能理解?

C: 译言到现在累积投入多少?运营状况怎么样?

CH: 投入了近300万吧,目前勉强能够打平。译言2008年10月份才开始商业化。前几年一直处于摸索期,只能做一些单纯的文章翻译,放到网站上换取流量,以广告收入为基础。但网络广告注重细分市场的定位。后来才慢慢摸索出了现在这样一套盈利模式,我们是希望3年后达到2000万的收入水平。

C: 你觉得在关站这一个月内,自己的想法有没有发生明显变化?

CH: 这倒没有。毕竟我也不是刚创业的人,所以并没有很理想化。网站就和企业一样,只要有社会价值,几年后总能看到的。但到底几年,说实话,我现在还不知道,这是一个坚持的过程。其实这个事情是一个深刻教训,我们在商业化过程中更多的是考虑到收入部分,而没有考虑到风险和资质。我觉得未来设立更多的规则是必然的。但是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们不能因此而禁锢了自己,还是需要创新。

C: 使用新的域名重开之后,怕不怕再次触礁?

CH: 技术教材手册、文学科幻读物、生活方式类……太多领域可以涉及而且需要去投入精力。现在译言的内容,基本上没有什么涉及敏感内容的,译者和用户因为知道译言前期的磨难也都很注意。此外,译言本身增加了审核机制,所以不会有违规的出现了。

C: 所以你们未来不会涉及时政类的文章了?

CH: 基本上短期内不会了,因为这涉及到管理规定。我们本身没有新闻信息,也没有服务资质。涉及军事、时政那两类的话,国家2003年就开始有相关规定,要申请资质的话需要1000万注册资金然后报批上级主管单位,以我们现在的规模有些困难。

C: 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个行业?

CH: 没有。从2000年到现在,我已经经历了几次成功与失败。中间创建过SNS网站,200多万投资失败。还曾经得了中度抑郁症,整整两年才真正走出来。所以,到今天,我真的不觉得有什么过不去的。

陈昊芝

译言网董事长兼总经理

出生年月 1977年10月

毕业学校 北京三十四中职高毕业

个人经历 卓越网创始股东之一,12年来一直在互联网行业进行创业,做过近10家网站。2007年帮助译言在国内开站,2008年初离开,一年后重回译言,对译言这个纯爱好者聚集的翻译平台进行商业化

译言

创立日期 2007年4月

创始人 赵恺、赵佳敏、张雷、陈昊芝

用户数量 15万

关停日期 2009年11月30日

恢复日期 2010年1月8日

关停原因 包含时政军事内容


▲返回顶部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10/09/06 15:41
这文章可相当长
tommyhu replied on 2010/09/07 07:41
是啊,杯具总是说不完的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10/01/25 12:00
哎,看着就让人觉得心寒
tommyhu replied on 2010/01/25 14:27
用心过好每一天吧,相信明天!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10/01/22 11:52
看过后感受很深。
tommyhu replied on 2010/01/25 14:27
恩,每每看到总是感慨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10/01/22 03:32
大多被无情打压。。。
tommyhu replied on 2010/01/25 14:27
社会主义社会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10/01/21 20:29
中国是出不了意外的  人才也是
tommyhu replied on 2010/01/25 14:27
有理啊,中国就是这样
Pages: 1/1 First page 1 Final page
Add a comment

Nickname

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