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blanca-老男人的爱情故事 - TOMMYHU - 专注互联网开发及运营技术,提供相关资料及软件下载,奇趣网络时事评论!
Sep 26

Casablanca-老男人的爱情故事 不指定

Highslide JS
时光飞逝,老男人在黑暗的小房子里吸着烟,烟火红色的一点,闪闪烁烁,,,,
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我猜,在卡萨布兰卡有很多伤心人

你知道我从未到过那里

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我想我们的爱情故事不会被搬上银幕

Quotation


Casablanca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 of the drive-i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Popcorn 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

Making love on a long hot summers night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Holding hands 'neath the paddle fans in Rick's candlelit cafe

Hiding in the shadows from the spots

Moroccan moonlight in your eyes

Making magic at the movies in my old Chevrolet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I guess there're many broken hearts in Casablanca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So, I don't know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 be seen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歌词译文:

卡萨布兰卡

看着《卡萨布兰卡》这部片时,我爱上了你

当时汽车电影院的后排灯光闪烁不定

爆米花和可乐在星光下变成了香槟和鱼子酱

我们在漫长的而燥热的夏夜里尽情欢笑

我以为在看《卡萨布兰卡》时,你爱上了我

在点着烛光的里克咖啡馆里的吊扇下牵手

我们躲在聚光灯照不到的阴影里

你的眼里映着摩洛哥的月光

随着电影在我那辆旧雪佛莱里变着魔术

噢!卡萨布兰卡的亲吻依旧

但没有了你的叹息,那吻已不成吻

请来卡萨布兰卡找我

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我猜,在卡萨布兰卡有很多伤心人

你知道我从未到过那里

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我想我们的爱情故事不会被搬上银幕

但当我不得不看着你离去,我也感受到那种伤痛

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返回顶部
Last modified by tommyhu on2012/04/07 08:49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09/09/26 19:09
《CASABLANCA》 《卡萨布兰卡》
    --Bertie Higgins -- 贝蒂·希金斯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我坠入了爱河
    Watching Casablanca 与你一起看《卡萨布兰卡》时
    Back row at the driven show 在露天汽车剧院后排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摇曳的亮光中
    Pop-corn and cokes 可乐与玉米花
    Beneath the stars 在星空下
    Became champagne & caviar 仿佛香槟和鱼子酱
    Making love 爱意情长
    On the long hot summer’s night 漫长炎热的夏夜里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我以为你也爱上了我
    Watching Casablanca 与你一起看《卡萨布兰卡》时
    Holding hands beneath the paddle fan 电扇下双手相拥
    In Rick’s candle-lit cafe 在Rick咖啡店的烛光下
    Hiding in the shadows from the spots 在探照灯照不见的烛光下
    A rocky moonlight in your arms 洒在你臂弯中的月光
    Making magic in the movie 在银幕上演绎着神奇
    In my old Chevrolet 躺在我旧雪弗莱车中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啊,《卡萨布兰卡》中的亲吻
    In Casablanca 缠绵依旧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n 失去你的叹息, 温情不再
    Please come back to me 回到我的身边来
    In Casablanca 随着《卡萨布兰卡》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时光虽流逝
    As time goes by 对你的爱恋却与日俱增
    I guess there are many broken hearts 我想,在卡萨布兰卡
    In Casablanca 一定会有许多破碎的心
    You know I’ve never really been there 你知道我不曾到过那儿
    So I don’t know 所以不得而知
    I guess our love story will never be seen 我想,我俩的爱情故事永远不会出现
    On the big wide silver screen 在银幕上
    But it hurt just as badly 但是,看着你离我而去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我的心一样痛楚
    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啊,《卡萨布兰卡》中的亲吻
    In Casablanca 缠绵依旧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n 失去你的叹息, 温情不再
    Please come back to me 回到我的身边来
    In Casablanca 随着《卡萨布兰卡》
    I love you more & more each day 时光虽流逝
    As time gose by 对你的爱恋却与日俱增
    备注:此曲为经典之作,但是它并非是北非谍影主题曲,而是另外一部电影的插曲,这首歌据说被许多80后所青睐!...还有:据说它的原曲是莫扎特谱写的!歌词也很不错,其中kiss is still a kiss是从北非谍影主题曲中借鉴而来的!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09/09/26 19:09
电影《卡萨布兰卡》
中文片名:《卡萨布兰卡》
    英文名:(Casablanca)
    更多中文名:北非谍影
    更多外文名:Everybody Comes to Rick's .....(USA) (original script title)
    导演:迈克尔·寇蒂斯
    主演:英格丽·褒曼(饰伊尔莎)
    亨弗莱·鲍嘉(饰 里克)
    保尔·亨莱德(饰维克多)
    时间:1943年
    影片类型:战争片
    发行公司: CBS/Fox
    浪漫度:★★★★★
    剧情解读
    1941年。卡萨布兰卡。在纳粹的铁蹄之下,要从欧洲逃往美国,必须绕道摩洛哥北部城市卡萨布兰卡。这使得这座城市的情势异常紧张。
    里克夜总会的老板里克是位神秘的男子。这个偏僻的小城现在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人们从法西斯铁蹄下的欧洲各国来到这里,因为在这里能弄到出境护照,取道里斯本到美国去。不过,代价极高。为了出境证,这儿每天都在发生悲剧。
    一架德国飞机载着秘密警察头目司特拉斯少校降落在卡萨布兰卡。当地的法国警察局长雷诺上尉前往迎接。原来,前不久,两个德国信使被杀,他们身上带的两张德国元帅签发的通行证被人取走。司特拉斯此行为追查此案;同时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跟踪一个捷克左翼运动领导人——维克多·拉斯罗。
    雷诺向他报告,凶手已查明,今夜将在一个饭店当众逮捕他。司特拉斯命令雷诺决不能使拉斯罗离开卡萨布兰卡,这对德国政府来说是头等重要的事情。
    卡萨布兰卡机场附近,豪华的里克饭店。顾客盈门,欧洲人,非洲人,亚洲的土耳其人。黑人乐师山姆坐在钢琴前,边弹边唱。寻欢作乐者们的议论中心却仍是护照。一个漂亮女人:“以往我想要一所戛纳的别墅,现在我只想要一出境护照。”一个男人:“弄不到护照,我只有死在卡萨布兰卡。”只有饭店的主人里克,显得那样冷静淡漠,独自坐在桌子边。
    专事倒卖出境护照的犹加特来到里克跟前,取出了装有两张通行证的信封,要里克代为保管。他告诉里克,两个德国信使是他杀的。今天倒卖出去,发笔横财,他就离开这里。里克尽管不喜欢此人,但还是默许代他保管,并把通行证丢在山姆还在弹的钢琴里。
    犹加特刚离开,雷诺来了。他告诉里克,拉斯罗已来到卡萨布兰卡,要里克不要做感情主义者。司特拉斯知道里克在欧洲和北非都参加过反法西斯战争。他要里克这次能站在德国一边,阻止拉斯罗离开这儿到美国去。里克拒绝了:“你们的职业是政治,我的职业是开酒店。”
    犹加特被警察抓走后打死了,在他身上,没有搜到那两张护照。
    拉斯罗和妻子依尔沙走进饭店。依尔沙发现正在弹钢琴的山姆很脸熟,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才收回目光。一个男人随之而来,以要拉斯罗买下一枚戒指为掩护,与拉斯罗接上了头,约定见面地点。接着,司特拉斯和雷诺也来到他们桌边。拉斯罗拒绝与司特拉斯多谈,雷诺只好以地方警察局名义邀他去一次警察局。
    此两人走后,拉斯罗应约去会卖戒指人,知道犹加特已死,护照无指望。
    依尔沙独自一个留在餐厅,听着山姆弹琴。终于,下决心上前与山姆打招呼。山姆没料到会在这儿碰上依尔沙。在依尔沙的请求下,山姆和依尔沙一起边弹边唱起《时光流转》。
    忽然,山姆的琴声停下来了,原来,里克听到了歌声,脸色骤变。
    深夜,漆黑的饭店里,顾客都已离去。山姆轻轻地弹着《时光流转》,里克陷入了往事:巴黎,里克和依尔沙依偎着,在大街上,在塞纳河的汽艇中,在豪华的饭店里。里克幸福地微笑着:“为什么我这么幸运,会遇上你?”依尔沙告诉里克,她曾经爱过一个男人,可他死了。后来,她遇上了里克,爱上了他。
    一辆宣传车打断了这对恋人的呢喃。德国军队正在向巴黎推进,几天之内便将占领巴黎。
    饭店里,山姆在钢琴上弹着《时光流转》,街上的喇叭在播送盖世太保的嚣喧。山姆和依尔沙知道里克是德国纳粹悬赏捉拿目标,劝他马上离开巴黎,里克建议三人一起走。讲定在火车站碰头。分手时,依尔沙对里克说,无论怎样,她都非常爱他。
    火车站前,里克在风雨中焦急地等着依尔沙。山姆来了。交给里克一封依尔沙的信。里克迫不及待地拆开,信中写道:“我不能和你一同走,也不能和你再见面了,你一定不要问为什么。只要相信我爱你。”雨点打在信纸上,字迹模糊了……
    依尔沙出现在正在回忆往事的里克面前。里克这才发现,山姆已回家了。他冷冷地对依尔沙说:“我们已停止营业。”
    依尔沙想找里克谈件事,但里克却质问她为什么要到卡萨布兰卡来,还告诉她,自己的心已被高跟鞋踢伤。依尔沙想解释,里克不想听。
    拉斯罗和依尔沙应邀来到警察局,司特拉斯要拉斯罗供出欧洲各国地下抵抗组织的领导人,答应给他们发护照。拉斯罗回答得很巧妙:“在集中营里”。
    拉斯罗和依尔沙找到黑市头面人物弗拉里,想花钱买两张护照,弗拉里告诉他们,只能卖一张,因为拉斯罗是德国当局控制对象,没人敢卖护照给他。弗拉里还告诉他们,犹加特的那两张特别通行证估计在里克那里,虽然警察局曾去搜,但没搜到。他建议拉斯罗去找里克帮忙。
    但里克却很冷漠。拉斯罗问他原因,里克要他问问自己的太太。
    正在谈话,饭店里的德国人唱起了法西斯军歌。拉斯罗到乐队前指挥起马赛曲,周围的人都唱了起来,压住了德国人的歌声。司特拉斯气急败坏,命令雷诺立即查封里克饭店。
    晚上,依尔沙又来找里克,要他交出通行证,里克不肯。依尔沙又以旧情要求他,他还是不理睬。
    依尔沙无奈,拔出了手枪。里克取出了通行证,却又说,只有开枪打死他才能办到。依尔沙手中的枪掉了下来。她向里克倾诉了当时离他而去的原因。
    她和拉斯罗结婚刚三个星期,他就到布拉格去了,不久,传来他被捕死亡的消息。后来,她与里克相遇相爱。可就在她要和里克、山姆离开巴黎时,临去火车站前,忽然接到拉斯罗朋友的电话,说拉斯罗还活着,而且就在巴黎郊外,正在生病。她虽然爱里克,但不能扔下拉斯罗不管。
    里克明白了一切,决定帮助拉斯罗。
    雷诺因为拉斯罗参加秘密集会,决定逮捕他,里克知道后帮他出主意:待拉斯罗拿到通行证后再逮捕他。这样雷诺可以一举两得立功,里克也可以带着漂亮的依尔沙到美国去。雷诺同意了。
    拉斯罗在飞机起飞前几分钟来到饭店,拿到了通行证。他要将十万法郎给里克,里克不要,说他去美国用得着。正在这时,雷诺突然出现,宣布逮捕拉斯罗。拉斯罗感到意外,里克却掏出手枪对准了雷诺,要他给机场打电话:不得留难拉斯罗和依尔沙。
    雷诺却将电话打到德国领事馆,尽管不便讲清,司特拉斯却已明白事情不妙,带了警察直奔飞机场。
    里克逼着雷诺在通行证上签上拉斯罗和依尔沙的名字,雷诺和依尔沙却很惊奇。里克对依尔沙说:“我们将永远记住巴黎。你来卡萨布兰卡以前,我们的甜蜜记忆消失了,昨天夜里我们把它找回来了。”
    飞机的马达发动了。司特拉斯冲进了饭店。当他知道拉斯罗已上了飞机,便企图打电话阻止飞机起飞。
    里克用枪指住他,司特拉斯依然拿起电话机拨通电话,里克的枪响了,打死了司特拉斯。尾随而来的宪兵刚刚赶到,雷诺却命令宪兵去把往常的嫌疑犯都抓起来。
    飞机起飞了。雷诺对里克说:“你不但是感情主义者,你也变成了一个爱国者了。”里克说这正是重新开始的大好时机。雷诺表示希望里克离开卡萨布兰卡,隐匿一段时间,交通他安排,里克说起10万美元的赌约,雷诺说他们俩马上用得着了。
    影片背景
    
    1942年华纳兄弟公司请罗纳德·里根(没错,就是后来的里根总统)和安·谢里丹在一部二战的影片中担任男女主角。因剧本的问题,两人均退出了剧组,替代他们的是褒曼和亨弗莱-鲍嘉。他们成功地刻画了发生在战争期间的动人故事。虽然剧本一改再改,但褒曼和鲍嘉的表演令世人难忘。那个曾被认为是最糟糕的剧本成为好莱坞不朽的名片的蓝图。《卡萨布兰卡》获得三项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剧本。
    《卡萨布兰卡》拍摄于1942年,正值二次世界大战白热化阶段。本片可说是适时诞生的佳作,一经放映便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卡萨布兰卡这个位在非洲摩洛哥西部的港口,在影片中被假想成二次大战时,正如片子一开头所介绍的那样,在卡萨布兰卡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做交易。在这徨乱的中,一间美国人所开的里克酒店成为故事的中心。人们在这里探听消息,等候班机,外表只是个夜总会的酒店,里面却暗藏着赌场、黑市买卖、各种阴谋伎俩,甚至还有个法国革命领袖…
    导演解读
    好莱坞类型片技艺师迈克尔·寇蒂斯
    迈克尔·寇蒂斯一生共拍摄了169部电影,而除了有早期在匈牙利和奥地利拍摄的60部外,大多数是在华纳兄弟影片公司拍摄的。美国电影理论家安德鲁·沙里斯曾说:“当人们谈到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典型的华纳公司的影片时,一般都是谈到那一时期某一部典型的寇蒂斯的影片。”
    虽然被叫做“拼盘导演”,然而他所拍摄的类型片,许多被认为是好莱坞的重大作品:如《蜡像馆的秘密》(1933)、《胜利之歌》(Yankee Doodle Dandy)(1954)等。…
    明星解读
    瑞典美人褒曼
    可以说,除了精彩的台词之外,使得本片成功的主要因素是鲍嘉和褒曼的精湛表演,而本片也成为褒曼事业上走向辉煌的重要里程碑。之后,1944年,褒曼凭借《煤气灯下》(《郎心似铁》)获得了她演艺生涯里的第一个奥斯卡金像奖。而《美人计》、《圣女贞德》等影片也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褒曼因与罗伯特·罗塞里尼之间的关系而令举世哗然,美国人心中所谓的“圣洁偶像”破碎了,她被逐出了好莱坞。褒曼为她那段没有结果的爱情付出了她7年的黄金时光。直到1957年,褒曼才终于以《真假公主》中的杰出演技一举成为纽约影评人协会和奥斯卡双料影后。1…>>>详细介绍
    冷血硬汉鲍嘉
    在《卡萨布兰卡》中他对英格丽·鲍曼说再见,在《马耳他之鹰》中他是硬汉派侦探山姆·斯派德,因《非洲女王号》而获得奥斯卡金像奖。虽然扮演的都是硬汉形象,但鲍嘉本人却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他踏上演艺的道路是因一个偶然:他的邻居出现在一出非百老汇的戏剧中,鲍加被表演吸引,因此当上了制景工。在担任了一系列小角色之后,他开始在全城到处应聘各种角色。他以守时和随时做好准备而著称。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鲍嘉演出了大量在纽约上演的戏剧…
    乱离中的爱情
    影片根据舞台剧《人人都去里克酒店》改编,但是,直到接近拍摄最后,也都没有决定到底伊尔莎最后的选择会是谁,她的眼神,因此飘忽不定。然而,这种不确定,却正适合了片中所表达的情感,观众们也可以出于自己去想象觉得她在爱着谁。
    在混合着危险的异国情调的浪漫中,男女主角在乱世重逢,亨佛莱·鲍嘉硬汉式的沧桑,和英格丽·褒曼沉默中的娇柔,各自都有着身不由己的无奈和矛盾…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09/09/26 19:08
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得名于西班牙语,意即为“白色的房子”。卡萨布兰卡是摩洛哥第一大城市。好莱坞电影《卡萨布兰卡》更是让这座白色之城闻名世界。由于“卡萨布兰卡”实在响亮,知道城市原名“达尔贝达”(DarelBeida)的人反倒不多了。卡萨布兰卡是摩洛哥最大港口城市,濒临大西洋,位于坦格尔西南偏南,东北距首都拉巴特88公里。人口2,139,204 。
    从海上眺望这座城市,上下是碧蓝无垠的天空和海水,中间夹着一条高高低低的白色轮廓线。
Pages: 1/1 First page 1 Final page
Add a comment

Nickname

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