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个世界就是天堂。 - TOMMYHU - 专注互联网开发及运营技术,提供相关资料及软件下载,奇趣网络时事评论!
Mar 5

如果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个世界就是天堂。 不指定

据说是现在网络上最火的一个爱情故事:如果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个世界就是天堂......

我是一个82年的女孩子,地道的上海人,从出生到上高中之前,都是生活在静安区的石库门房子里。

爸爸妈妈,包括阿姨舅舅,都是被耽误的一代人,书念的很少。但是我从不觉得爸爸妈妈文化不高是很丢人的事情。

虽然我的亲戚长辈都没有从事社会很高等的工作,空闲的时候喜欢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但这个家一直就很温暖。

说这个是为了引出以后,大家不要嫌我罗索哦^_^

高中的时候老房子拆迁了,我家在杨浦买了房子,阿姨外婆什么的也就都分别搬到了不同的地方。

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每天早上我都要走15分钟路到终点站坐车,然后从终点站到终点站,再下来走10分钟才能到学校。

高二的时候功课慢慢重了,经常要天黑才能到家,走在车站到家的15分钟路途中,我就经常会幻想有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能陪我走夜路。

可能是这样幻想的次数多了,于是忽然有一天,我发现真的有个人,每天这样在陪我。

开始的时候我没注意,以为是个同路的人,后来慢慢无论我放学早还是晚,总有那么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在车站附近,然后他会跟我一路,一直到我走到小区门口。

刚刚发现的时候我有点害怕,怕遇到坏人了,那个时候同学间常流行说,贼盯上你家的时候就会在你家楼下画很多标记,表示你家什么时候有人,或者没人,或者长期不在之类的暗号,弄得我经常神经质的去检查家门口有没有这类标记。

不过后来时间长了一直没有事情发生,我就慢慢放松警惕了,而且那个男生每天就跟着我15分钟,也从来不和我说话,慢慢我就习惯了。有的时候也会偷偷得注意他,其实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但是还记得他那个时候的穿着,总是白色的上衣配天蓝的牛仔裤,穿个没有牌子的运动鞋(其实可能有牌子,但当时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牌子)。

这样的日子就过了将近一年,暑假过了以后我几乎就忘记这个每天跟着我的男生了。
高三开学以后,教室里多了几个不认识的男生,班主任说他们是借在我们班级里复读的,我不属于功课特别好的那种,但是属于很安静不会惹事的人,于是班主任就安排了一个她当时觉得脾气特别差的人和我同桌。

后来发生了一个事情。

99年年底的时候,班主任在班级里展开了互帮互助小组,当时她把几个复读的学生排除在“帮助”的范围外了。放学前班主任宣布的互相帮助的名单,结果我的同桌,称他为磊吧,他忽然就站起来,很气势得问班主任,为什么没有他们几个的名字。
班主任当时就傻了,然后一番理论以后,班主任问他,那你要和谁组成帮助小组?
他用手指指我,说“她!”


后来班主任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其他几个复读的男生则是自己放弃了“帮助”的机会。

也就是因为这次的“帮助”,这个原本和我毫无关系的磊,就“呼啦”一下走进了我的世界。

我们之间的话比以前多了。

而且很巧的是他家离我家不远,于是慢慢得我们就开始结伴放学回家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怎么在意,后来时间长了有次磊就问我,怎么每天回来都能看到那个人?

我那个时候真的是没什么想法的,仅仅觉得一个是我同学,一个是认识已久的陌生人,日子就这样过掉。


慢慢的,磊从原来到了车站下了车就分手,开始有说有笑地送我到小区门口,而那个男生还是每天在车站等着,如果磊陪我走回家,他就会从反方向离开。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高三那年真的特别苦,我真的觉得自己在那一年里做完了一辈子的卷子,可是老奇怪额,现在回头去想想,又觉得那个时候老开心额。

大概在5月份的时候,那个时候学校的气氛都是很凝重的。每天也就放学的路上是最轻松的时候。

有一天暴热,我和磊还是一起回家,那段时间那个男生不是每天都等在车站了,但是那天下车以后又看到那个男生。

磊就一下子冲过去,对那个男生很凶的说,你在这里干什么?讨打啊?

我当时也跑过去,但是是为了阻止莫名其妙就发火的磊。

结果那个男生第一次在我面前开口了,他说,这块地又不是你买下的。

磊就忽然揽着我的肩说,这是我女朋友,你别做梦了。

那个男生就问我,是吗?

我当时就傻了,啊了一声就什么也说不出了。

然后磊就拉着我走了,走出几步,磊对我说,别回头啊。

那天15分钟的路好像特别长,他后来几乎没怎么说话,到了我家小区门口,他就挥挥手让我进去。

但是就从那天开始,磊就很少和我说话了,一般都是我主动开口,有时和他说个笑话,他就不太搭理。

放学的时候他有时推托自己要打扫卫生,有时说有事不直接回家,即使是一起回家也是到了车站就和我bye bye了。

可是我就是老记得他当时揽着我说对别人说,这是我女朋友。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冠以这样的称呼,所以我就忘不掉了。不止是那个时候,后来也怎么都忘不掉。

后来就高考了,我的成绩一直是一般,所以也没填什么特别好的学校,第一志愿也就上海大学,很顺利得就进去了。

其实偶们学校还是不错滴。。。偶很喜欢~~

00届的上大新生,成了第二批去新校区的孩子。新校区那个叫远啊。。。我坐着58路“腾”了半天,快晕车吐了,才总算到站了。

在刚进学校的2个月,磊几乎就和我断了联系,我也不知道他考了几分进了什么学校,而且因为住校,那个男生也根本碰不到了。

就这样最初的2个月过掉了,我忙着每天早上应付可恶的晨跑,应付学校可恶的3学期制,和寝室的姐妹每天4点半准时到益新二楼排队吃沙锅米线。

到临考试的前一个星期,顺便介绍我刚才提到的3学期制,就是一年有3个学期,每10个星期就是一个学期,这意味着要考3次试。

11月底的时候,有天晚上忽然在寝室里接到磊的电话,他告诉我他进了华师大,又说他们教育学系的老师很可恶,逼着他们写论文,所以问我愿不愿意陪他去图书馆找找有什么可以直接抄袭的资料,我一口就答应了。

后来那天到了图书馆,我才知道没有图书证只能进几个很傻的阅览室,哈土哦!那次好像是我第一次去……

后来磊拉着我到一楼去办图书证,趁我填表的时候他跟那边的工作人员说,他的图书证弄丢了,然后罚了5块钱也领了张单字。于是我们的申请单就一起交到了人家手里,所以最终我们有了2张连号的图书证。

后来那天他也不查资料了,拉着我从图书馆一路走到人民广场,感觉像长征一样的。
路上他问我大学里的事情,绕了半天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然后他又问起那个等在车站的男生,我说连面也见不着了,何况别人八成觉得我像他妹妹或是姐姐,也可能是妈妈,所以才跟着我。

他哈哈大笑。

我们就这样关系又慢慢好了起来。

磊后来就经常来找我玩,说实话他的学校到我学校很不方便,但是他经常跑来我学校,有的时候就只是陪我在学校附近的祁连三村里绕圈子走走路,有的时候会去58路车站对面的“宝藏”看看里面小玩意。

寝室里的JM慢慢都以为他是我BF,可是虽然我知道我们关系很好,心里有隐约有那么点期待的时候,他就是不开口。每次见面都是嘻嘻哈哈的,我曾经暗地里很13地统计了一次,他说了30句话,但是只有1句是正经话,那句话是“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小时候如果遇到这种天,我妈妈会带我去公园”………………

我汗狂飙……

过年了,他在大年夜那天将近12点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了一大堆赞美我的话,就在我听的整个人轻飘飘的时候,我家楼下开始放大地红,他说,你家这里现在好吵。

我说,是啊,我几乎听不轻你说什么了。

他说,是啊,我喜欢你一年了。

我说,啊?你说什么?

他说,没什么,好话不说第二遍。

其实我听到他说什么的,但是虽然我很想听,但是我就是不好意思让他再说一次。
那天晚上我怎么都睡不着,心里就想着他说的话,还有很久以前他说的,这是我女朋友。

也是那天晚上,我才忽然明白其实自己已经喜欢了他好久好久。

年初六我们高中的同学聚会,磊也开开心心得来了。我看到他就心跳加速了,但是从聚会开始到最后结束,一直到在餐厅门口分开,他都几乎没怎么和我说话,我本来期待着和他一起回家,可是他却和一帮子男生直接打车去了游戏机房。

我当时真的困惑极了。

再有他消息的时候已经开学一个星期了,他又是突然之间跑来我学校找我。

有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其实只是他的一个朋友,可能因为他比我大一岁,也可能因为他复读过的关系,经历比我苍老不少,一切只是我这个玩伴自作多情而已。

后来的日子也就一直在他的玩笑中度过,很多次我都想问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我,但是总是没说出口,就这样一直是“好朋友”,慢慢得我也就习惯了。

4月份的一个星期天,我习惯每个周末都睡懒觉。

那天早上忽然被磊的电话叫醒了,他对我说天气太好了,不如去金山看海。我赶快穿好衣服跑下楼,结果却看到他推了辆自行车站在那里,我傻掉了。他却很得意得说,上来吧,我载你去看海……

那天我们在路上将近花了4个小时,才跌跌撞撞地到了金山,我们在新铺好的柏油马路上又跑又跳的,对着大海又叫又嚷。

下午的时候去了一个小公园,他抓了一只很可怜的癞蛤蟆,用线绑住吊龙虾,满头的汗却还是很兴奋。

回来的路上他问我和他在一起开不开心,

我说很开心,没有一点压力。

他说,那你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我傻了一下,其实很早以前我就盼着听他这句话了,但是忽然间真的让我听到了,我心里居然也不是特别的高兴。

我说,我要想一下。

他说,华师大美女很多,你如果慢慢想得话估计我会被其他女孩抢走,如果快快想的话,应该还有机会。

我听这个话的时候就有点不开心了,所以我就回答他,我只能慢慢想。

很晚才到家门口,临byebye的时候他问我,“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我吗?”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还是气他前面的话,所以我说,不知道,可能没感觉吧。

走进小区的时候就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拉着我从那个陌生男孩身边走开的时候对我说,别回头看。那个时候我也就告诉自己,别回头看。

其实我很希望他能追上来叫住我,但是他根本没有……

其实那个时候我一直是在等他好好开口的,但是他就是不说。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高我一届的理学院的一个男生,叫林。

林是我主动去认识的,因为当时我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整整坐了2个小时,但还是没有战胜可恶的高数题,我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结果看到附近坐了一个男生,于是就跑去问他会不会做这些题目。

他没说话,感觉有点轻蔑得看看我再看看我手里的高数书,然后把题目随手抄在自己的草稿纸上,3步5步就把答案写出来了。

我当时就傻掉了,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再把解题过程细化,这样细化了好几次,我才总算明白了。

就从那次开始,我和林算是认识了,慢慢开始我有问题会跑去问他,他的态度也慢慢好起来。我常问他是不是理科的男生特别傲气,他说也不是,只是那天他不觉得是我去问他题目,而是故意去搭讪他的。

当时听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所以对他这个解释,我一笑而过。

林和磊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人,

林的每句话都是正经的,磊的每句话都是开玩笑的;

林不喜欢到外面玩也不喜欢跑篮球场,有空的时候他宁愿上joyo或者dangdang订点书回来看,而磊是个看到游戏机,看到篮球就飞出去的人;

林喜欢的手机是能打电话能发消息就行;而磊看到新的手机上市就会眼睛绿上半天;

同寝室的姐妹说,林是个适合做老公的人,而磊只适合做朋友。

到夏天快考试前,终于我生日了。

20岁的生日,爸爸妈妈在酒店里订了2桌,一桌是家人,一桌是同学。

我叫上了高中同学,也叫上了磊和林。

那是他们2个第一次和我的爸爸妈妈接触,磊和平时一样该说就说,该闹就闹,玩笑一样开,而林却很细心的陪我爸爸聊了半天的历史。那天我忽然觉得寝室姐妹的话是对的,磊像个孩子没有心事,这样的男人可以做朋友,但是没办法托付。

那天林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朵水晶的玫瑰花,而磊送给我的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熊毛绒玩具。我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那一刻我真的觉得磊为了我的生日根本没有花费心思,这让我很失望。

生日后面几天磊打电话给我,问我喜不喜欢他送的礼物,他说,如果我喜欢的话,就把它剪了吧,我骂他神经病。

我想起那个小熊,虽然小,但是我还是把它放在寝室床上的枕头边。每天看看就还是觉得很开心,倒是那朵水晶的玫瑰花,被我小心得放在家里的厨里,一个月都难得看到一次。

磊还是隔三差五得打电话给我,一直到放暑假。

七月的时候磊拉着我去看他们学校几个男生打篮球赛,

上午打完球,下午磊就骑着他的自行车带我到闵行吴径去玩,

坐在田埂上看农民家的小孩子跑来跑去,虽然热得要死,但心情暴好。

回来的路上,他终于忍不住问我,那个林是谁?

我装着没事的说,是同学,经常教我功课。

他说,什么功课啊?我也能教你。

我说,你啊?算了吧。

他说,我也是男人啊。

我说,这和你是不是男人没关系,功课是功课。

他就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支笔,在我手背上写了个号码,说,这个是我的call机号码,你要是想我了就call我一个。

那天回家我洗手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把他的号码洗花了。

9月中旬学校又开学了,我带着大包小包刚准备出门就接到林的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有车,可以帮忙送我,我贪图方便就同意了。

结果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磊一脸贼笑地站那里等我,还是推着他那辆破破的自行车。我当时就觉得很内疚,不知道怎么告诉他。

然后我就傻子一样的站在小区门口等林的车子,磊被我弄糊涂了,催促我上车,我犹豫了半天才嘟嘟哝哝的告诉他林有个朋友会开车子来接我。

磊哈哈一笑,说,丫头你老来塞额嘛!这么快就坐上四个轮子的车子了。

我瞪他一眼,其实我当时很想他对我说,别等了,我送你过去。但是他就是不说,嘻嘻哈哈地陪我等林的车子。

过了不久,林的车子果然来了,林看到磊的时候明显脸色阴了一下,磊倒是满不在乎的还和林打招呼。

然后林就对我说,走吧。

我当时就在1秒钟里突然决定不跟林走了,当然我跟林说家里还有点事,暂时不回学校,晚上再去。

林说,那我等你。

我推了半天,2个人都尴尬极了。

最后林走了。

磊在旁边很白痴的问我,怎么了?家里有事啊?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说,现在走,你送我吧。

他又哈哈大笑,说我的演技实在是好,他根本没看出来。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我的演技实在是够糟糕的,也只有他会没看出来。
那天磊的自行车上就挂了我的大包小包,书包架子上还坐了个我一路从杨浦到宝山校区。沪太路上的灰简直就像是集中了全世界的,磊企图把他平时擦自行车座垫的抹布蒙在我脸上,因为他坚持相对沪太路的灰,他的抹布是比较干净的。

到学校的时候我们两个已经完全是灰头土脸了,我们跑去里校门最近的A楼洗脸,洗了半天,开始的时候水都是黑的。

但是真的很开心,我几乎可以想象坐在林的车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礼貌性的谈话。

到寝室放好东西,我和磊在学校里瞎逛,靠近西门这里有个情人岛,以前从来没去过,那次和磊居然莫名其妙就晃上去了。

图书馆的钟在晚上成了红色的灯,磊忽然说,我喜欢你。

这种气势就好像当时他对高中班主任说“她”一样。

然后他从后面环着我的腰,我以为他会说什么很浪漫的话,结果他却说,你果然胖了好多哦,难怪今天车子骑过来那么累。

那天很晚才回寝室,但是很开心,开心他终于表白了,这时候距离我等他表白,已经整整半年了。

和磊在一起以后的第二天,我就问磊是不是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林,

磊说,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时间长了他自己会知道的。

偶尔磊会问起他送给我的小熊,我就会告诉他,小熊躺在我床上被我打了几下屁股。
他会在星期五的时候发挥运动健将的本色,骑着自行车过来接我和我的大包小包,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流行自己买域名做主页了,磊也做了一个,然后在首页上写了篇很恶心的“诗”:《沪太路的灰》,很恶心地贴在上面。

磊很喜欢拉着我到处看看到处玩玩,虽然我们都没什么钱,那个时候经常窜到吴江路上吃小杨生煎,然后再一路逛回汉中路坐767B回学校。

可是我毕竟和林是一个学校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经常可以不经意地碰到他,这样的次数多了就让我觉得可能是我多心了,林可能也只是把我当一个普通的朋友来看待的。

但是后来有一次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碰到林,那天他忽然很直接地就问起我和磊的关系,我就说我们是高中同学,

林说,他好像挺喜欢你的。

我说,是啊,我们谈恋爱呢,他能不喜欢我嘛?

林说,啊……

然后又问我,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说,我们啊,朋友呀。

他就不说话了,然后我们就聊起别的,但是出图书馆的时候,我们正好说到我视力不好,他就忽然没头没脑的和我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的视力真的不好。

到大二的冬天,有天林来找我,说要请我吃饭,我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跟着他去了,结果那次吃饭他是为了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

那天吃饭快结束的时候他的女朋友来了,是大一的新生,广告系的,01届的小女生,姓俞,林叫她小鱼儿。

小鱼儿是个让人看着感觉就不像大一的女孩,怎么看怎么感觉差不多大三大四或者已经工作了,她坐在林的旁边当着我的面撒娇,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第二天是星期五,我晚上见到了磊,告诉磊林有了女朋友的事情,前面还嘻嘻哈哈的磊忽然就狠狠的抱了我一下,然后用很夸张的语气说:我的妈呀,我真要去烧高香了,总算有女朋友了。

我说,你又不是林的妈妈,他有没有女朋友你紧张什么?

磊说,他有没有女朋友直接关系到他有没有对我的女朋友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说,%…×#%¥#%

那天磊好像很高兴,跟我说如果我们现在就先生一堆孩子,等大学毕业了就开个花店,那个时候小孩已经3岁了,可以帮忙做事情了。
Pages: [1] [2] [3]

▲返回顶部
Last modified by tommyhu on2009/03/05 20:31

互联网开发网友 Email Homepage
2011/12/21 16:51
天天好心情,美好明天,美好未来
Pages: 1/1 First page 1 Final page
Add a comment

Nickname

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