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对话马化腾 网络竞争自由 监管不可避免 - TOMMYHU - 专注互联网开发及运营技术,提供相关资料及软件下载,奇趣网络时事评论!
Mar 29

李彦宏对话马化腾 网络竞争自由 监管不可避免 不指定

李彦宏对话马化腾 网络竞争自由 监管不可避免,(TOMMYHU:“监管,哥是纳税大户,也会放一马的!”)
3月28日下午消息,在今日举行的深圳IT峰会上,百度CEO李彦宏与腾讯马化腾同台对话,在面对主持人关于互联网多个领域出现国家队的情况时,李彦宏和马化腾均表示并没有太大影响,目前依然处于自由竞争,同时他们分别就互联网监管问题表态,他们一致认为互联网监管不可避免。

以下为主题高端对话:互联网风云,嘉宾为百度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和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主持人为刘二飞。

刘二飞:实际主持这场压力挺大的,目标就是让他们俩得争论起来,说实在的我还第一次跟他们这样的对话。所以能不能成功,也心里没底。但是我努力。第二点,实际这个台上缺一个人,但是既然这么安排,也就如此。互联网从我的心目中有三大,缺的就是马云,现在在台下。我们战火还可以从台上、台下互相的烧。我觉得不用特别多介绍他们两位了,一位是腾讯董事长,另一位是百度首席执行官董事长。你们当然可以随时谈任何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请问二位,现在大家最关心的问题,Google最近已经宣布从国内搬到香港,这可能是一个机会,又是一个挑战。搜索这个领域里头,我想无论是百度还是腾讯,百度是为主,我也想听听腾讯有没有意思进入这个行业里,如果进入这个行业,你们俩关系会怎么处,先从李彦宏开始吧。
Highslide JS
李彦宏:我觉得pony对香港比较熟悉,先请他讲。

马化腾:我是来开场的,因为我知道待会儿重点是他来回答。上午话题已经挑起来了,我们以为下午会减压,不会继续提,但是没有想到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应该李彦宏来回答,我们只是来陪练的。这个问题上午田溯宁也讲了不少观点,因为今天也很多媒体在这里,所以我们的观点其实也是没有太多可以回应的,最主要还是很多国情、价值观的不一样,我觉得在中国做互联网企业或者任何企业都应该更加尊重和了解国情,我们看到确实有很多不良信息需要去监管,但是怎么样做或者怎么样还是有很多方法。不仅是这方面搜索引擎,实际上中国很多信息确确实实是存在,你保障了一部分人自由,肯定会损害其他人一些自由。每个用户点需求是不一样的,这里面一定要找到平衡点。从长远考虑,我们是非常支持这里面要有一个有序、渐进、更加可持续管理的机制。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产生有一些戏剧性的变化,希望大家也能够理解,就不是只是就事论事,讲利弊这么简单。

Highslide JS
李彦宏:这个事情已经持续了有两个多月时间,这个中间牵扯了很多很多人关心,无论是中国人也好,美国也好,其他的也好。我自己感觉压力还是很大的,很多人都看了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对这个事情这么关心。我记得当年腾讯打败MSN,淘宝打败了eBay也没有来讨论这个问题。轮到我们,突然有这么多人来关注这个事情。所以感觉还是压力非常大。

Highslide JS
这个中间有一种担心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个担心就是如果说百度变得一家独大,会不会以后没有竞争了,会不会以后百度技术进步变慢了,会不会百度用户体验越来越不好,会不会百度页面上会越来越多的广告,这个我可以讲一下,我认为是不会的。我的结论基于这样的原因搜索这个产业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产业,这个大家现在已经都明白了,它的技术含量很高,市场非常大,增长很快,商业模式非常的优秀。所以它吸引很多人,与此同时,中国的搜索又处于高速成长的阶段,我的预测就是未来至少5年左右时间中国搜索市场仍然是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第三,中国互联网其实是没有特别多的进入门槛的,不像电话公司,你说我想办一个电话公司,那不行,你得有相应批准,事实上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民营电话公司,但是谁要想办一个搜索引擎,估计没有人拦着,这个市场高速成长、又有很大潜力,又没有什么进入门槛,至少在政策上没有这么大门槛,它不断的会有新的挑战出来。90年代末的时候,大家当时如果接触互联网的话,可以回想一下,那个时候全球搜索也是一家独大,只不过一家独大是雅虎。后来出现一个更新、更好的搜索引擎,迅速可以替代上一个占据统治地位的搜索引擎公司。所以你只要是一个快速变化的市场,你只要这里面不断有新的机会出来,不断给人们以希望,就不断会有创新出来,不断会有新的竞争加入,既使是现在,soso做得也很不错,我们还有搜狐的搜狗、网易的有道、微软的bing、雅虎,还有很多选择,我认为这个仍然会是未来一个竞争激烈的产业,所以这方面请大家不要担心。

刘二飞:我接着问,抛开政治因素,因为文化冲突上的因素,今天上午各位嘉宾已经谈过这个问题。纯粹从商业竞争格局来看。因为今天主题是互联网风云,Google退出中国肯定创造出一个新的风云,风云突起,你觉得今后几年你的最大的竞争对手会是谁,会是微软还是阿里巴巴还是腾讯,然后也有机会让马云、马化腾参与一下观点,你觉得在搜索这个方面谁会是你最大竞争对手。
Highslide JS
李彦宏:这是一个典型的媒体问题,媒体总是喜欢看到每一家都相互打仗,打的越激烈越好。从我们自身做企业这个角度来讲,其实真的不是从这个角度,主要不是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百度十年的历史,这中间我们换过很多很多个所谓的竞争对手,我觉得主要还是我们自己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了,才会有一个好的发展,而不是说我们想办法把竞争对手卡死了,我们自己就好了。我们也看到很多其他领域把其他竞争对手弄死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尤其对一个新兴产业、快速增长的市场,尤其是这样。你这个市场在成长10倍、8倍,你即使市场份额多几个百分点、少几个百分点,差别不是很大,但是如果市场不能高速成长的话,这里头竞争对手之间份额有一些比较明显的变化,我觉得对于一个公司长远发展来说也不一定是很好的事情。其实目前我们两家,包括马云那边,的确也有一些有竞争关系的业务,但是这个应该不是我们发展的主要矛盾。

Highslide JS
刘二飞:今天媒体在,对他们发言有影响,如果小范围的话,可能更精彩一点。这个问题暂时到这儿,咱们说一下别的问题。现在我注意到从市值来讲,百度市值已经超过200亿美元,腾讯市值已经超过400亿美元,如果把阿里巴巴所有的公司都上市的话,也可能到200、400,也许500亿美元都有可能,而且这个市值已经超过了联通和网通合并的公司,已经逼进中国电信的市值,这么大的企业又是民营的企业,你们在运营过程中有没有感受到政府对你们进一步发展的支持以及压力,民企做得这么大,是不是会开始有一些制约你们发展的因素,能不能讲一讲。

李彦宏:我觉得互联网之所以这些年发展还比较不错,主要原因就是政府干预比较少,最初也没有那么多支持,但是也没有那么多干预。所以纯粹的一种市场化的环境起来了很多很多互联网公司,有像我们这样的,也有很多后来才起来的,现在规模还没有这么大,但是未来也非常有希望,等到你做大之后,关心你的人就来了,可能是支持,可能是监管,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支持,我们当然非常欢迎。监管,我觉得我们也非常理解。你走到哪一步,就要思考哪一步的问题。总体来讲,早期的互联网相对来说可能很多人感觉是管的少一些,现在很多人感觉管的稍微多了一些。我觉得这个其中一个理由是很多相应的监管部门或者更高层的领导早期的时候没有特别关注互联网这个东西,现在上网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也在上网,他们也很关心、关注互联网上的一些声音,所以现在监管更加的,比如说严格也好、更加规范也好,是比较自然的事情。当然这里头有些东西,我们常在网上泡,很多东西习惯了,新上网的人刚刚看到一些说法的时候,不一定习惯。比如我在网上看到骂我的帖子已经很习惯了,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很多人不一定看到骂他的帖子也那么高兴,这方面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再过一段时间我相信不管是被监管的人还是监管的人也好,都会感觉舒服一些。

马化腾:我讲几句,非常赞同李彦宏刚才讲的,腾讯情况稍微特殊一点,我们发展过程中还是得到深圳市政府的大力支持。第一笔融资,那个时候真的接触不到什么渠道,没有第一届高交会平台是不可能融资,也不可能有腾讯后来发展,这一点还是非常感恩,也是我们长期、永久扎根在深圳很重要的原因,借这个机会感谢市里大力的支持。也是回到刚才说的监管、支持,腾讯是上级领导部门接触的最多,我们数下来可能有九到十个部一级的。互联网还是一个比较小的产业,去年才700多亿产值,还不如一个零售行业某一家,好像还不如万科销售。其实这并不是特别大,一直来说政府有关部门其实很多领导不太了解。确实这一两年越来越关注,

理解程度不一样可能会产生有一些前景比较好,比如前不久网络游戏,部门职责没有讲清楚,产生部门打架,我们也很困惑,丁磊曾经也很无奈。这个东西蛮困惑我们,所以我们也一直跟政府有关部门提议是不是能跟互联网有关的各部委只能能够抽出来统一有一个协调局或者协调部之类的,这样比较好有接触。现在各方理解不一,所以我们也在一点点推进,相信马云也是很有感受,要见的领导也是非常多。这方面我们也是希望一起推进。国外有这些案例的,他们是可以把职能抽出来。这是一个分享。

刘二飞:看起来公司做大了,监管是不可避免的,都是表示理解,希望监管能够更到位,可能给许勤市长提出了新的要求,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需要做一些工作。他们俩个都讲的很诚恳,还是缺少了点火药味。在我心目中,百度是中国的Google。腾讯跟美国对应的是什么?我想来想去,他现在越来越像中国的苹果,apple和Google在美国原来是朋友,现在越来越走到对立面,你们俩家公司到目前为止互补因素多于竞争因素,如果是Google也进入了手机运营系统,实际上腾讯也很有条件走进手机运营系统,你们有没有计划进入这个领域?第二,如果有计划的话,互相怎么去面对?

李彦宏:百度和腾讯过去是朋友,现在也是朋友,以后也是朋友。我们在发展过程当中,至少从我的角度,还是说看对于百度来说,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这个市场能够接受什么样的东西。我们有没有能力去做相应的事情,我们也不觉得说如果我们做了,别人不能做。我们觉得完全是一个开放自由竞争的市场,谁做的好,市场能够接受谁的产品,谁就更能够成功。过去十年百度基本就做了一件事,中文搜索。我也经常在媒体上讲我们是一个非常非常专注的公司。百度说如果过去十年做出一些成绩的话,很大一个因素就是我们的专注。当然这种专注也是有一个外部的环境,我们面临的竞争环境更加艰苦或者说我们竞争对手更加强大,所以我们真的是不敢分心去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但是当一个公司成长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必然要想周边的一些产品或者一些服务。我们也会逐步去尝试,我们大概90%资源还是放在跟网页检索以及和网页检索直接相关的业务上。有10%资源是放在所谓创新产品或者创新产业上。这种创新是包括各种各样的领域,有些我们已经在尝试,比如说最近做了一个独立的正版视频公司,这就是新的尝试。有些还在内部酝酿,有些现在还没有想到,但是也不能排除未来不做。

马化腾:的确刚才这个比喻很好,很多人问腾讯像什么,我们其实自己也在一直在变化。我们也是幸运又不幸,我们所处的即时通讯,全球没有例子可以看,都不能独立的。搜索、电子商务都非常好,全球第一大、第二大网络公司。亚马逊、Google都是他们的榜样,商业计划很好、很清晰,盈利模式也很好。腾讯也很难,包括像我们管理层,我们两边都不靠,没有马云这么好的口才,也没有李彦宏那么帅,两边都不靠。这个时候无意中缺了一块地,他们圈的都是楼,可以住的,我们是荒地,啥也不会,只能自己去学,去铲沙、建一个楼。过去11年,圈了地后什么都要学,我们现在也是向他们学习,我们是后进者,前面花了更多的精力在中国这块网络游戏、互动娱乐、社区这个板块,因为现在还是最大的一个板块,我们只能认这个现状,一定要随着中国网络发展客观趋势去适应它,但未来我们也确实非常非常看好搜索和电子商务,所以我们也在向他们学习,也尽可能让他们感到有一点点小压力,共同进步。否则Google退出的话,李彦宏会很失落,觉得没有对手了。过去几个门户竞争都还是比较激烈,你想想如果有一天新浪、搜狐有一个不再的话,另一家也是心里很失落的,可能对手不是给你打出去的,而是他自己走的。跟马云不一样,马云真的是把eBay打下去,我试图挑起来大家PK一下。我知道这个感受还是一样。我看到外面对我们的评价,还是很客观的,他会觉得最大受益。我们从旁观者会觉得是不是百度有更多资源不投入搜索,投入其他了,投入电子商务,搞视频、社交网络,又打到我们这边来。这是我想听他讲多一点,不是那种面子上的话。

李彦宏:还是很阴险(笑)。我觉得确实是一种误解,所谓的自己走,在我看来是一种误解。现在走、没走,是一个模糊状态。香港到底是不是中国,大家各自有各自的回答。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在这之前在去年我们流量份额75%、76%这个样子。没有腾讯在IM那么高的份额。如果要说一家独大,应该也算说得过去。其他产业比较少见到有这么高份额。我们有今天的位置,应该主要还是自己的努力,不是对手的愚蠢,我们的对手还是很强大,还是值得认真考虑的一个对手。我刚才讲百度这么多年很专注,只做一亩三分地,不敢做别的。现在一点也不让我们做的话,也不公平。我倒想请教一下pony,你同时做那么多东西,怎么能都做得那么成,你打算用什么方式使得你的soso做得比百度更好?

马化腾:就算知道也不能在这里说了(笑)。其实很多业务都很难经营,腾讯过去连网络游戏一点都不懂,只会做即时通讯,那个时候一提网络游戏都觉得非常难。后面再往商务、搜索走,的确非常难。我们也投了3年时间在搜索研究方面,那个技术门槛非常高,是我们所有做过的业务里面门槛最大的。但是我们也会在做平台规划的时候发现独立搜索业务以外,搜索技术在其他平台上会大量应用到。电子商务中搜索起了很大作用,工程师对它的相关性、准确度提高一些,对商品查出来的资料、撮合会有很大帮助。这个是相同的。并没有说做图片性搜索引擎,但是一样要有搜索引擎人才,他也一样要投入。对我们也是一样,如果要在社区中要除了个人收费以外,还要有相关性的广告,用户在社交网络中的活动结合个人的资料、结合产生的这些内容分析里面,可以产生类似和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是相类似的商业机会,现在全球还没有完全浮出来,但是现在facebook已经在研究这个东西,我们也在做投入,这个是我们更加关注搜索技术实际上无处会不在。我们呈现给用户的打法未必是李彦宏这种图片性搜索引擎这种方式,我们其他方式,包括电子商务支付都会跟腾讯原来的增值业务,我们很多个人业务也可以理解成泛电子商务,是个人消费数字化内容产品一种买卖关系,它已经是电子商务形态,我就要结合这个特点,我要让用户很便利支付,把他的钱从他的口袋里支付过来,我就要摆脱过去买点卡、手机代收费,应该发展到网银支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要必须做在线支付以及其他相应的购物,泛电子商务理念整合到我们整个平台中。

刘二飞:我听起来,至少在短期之内不会有正面冲突、正面竞争,但是你们会利用搜索相关技术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李彦宏:他说在线生活、一站式服务,基本上就是不给别人任何空间。

刘二飞:话题稍微转一下,刚才校长讲了新的网络式软件,我觉得这个跟云计算比较像,云计算据我了解是互联网行业下一个兵家必争之地。据我了解,有一个公认说法,中国三家企业适合做云计算,一位是阿里巴巴,另外两个就是你们所在的公司。你们能不能讲一下你们对云计算什么样理解?你们对进入云计算怎么样打算?

李彦宏:我刚才注意到怀校长讲的时候,我看了他讲的内容,还是有一点技术含量,我也注意到我们的观众都在仰着头认真看、认真听,这说明讲一点技术对大家可能也是有兴趣的,我原来以为大家来这里只是听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听一些笑话。但是实际上我感觉现场观众素质还是很高,对技术问题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也想稍微讲一讲,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早期的时候,15年前大家讲客户端跟服务器这个关系,再往后大家讲基于互联网web界面的服务,现在讲云计算,实际上本身都是一样,主要活都是在服务器这端来做,客户端所需要做的事情越来越简单。这样一种理念对不对呢?是对的。这是很正确的一种理念,而且不是最近几年才产生的理念,他已经产生了很多年。刚才怀校长讲的网络计算机93年就已经讲了。但是传统软件产业要往这边靠其实也不容易。你说你是微软的office,你想弄成所有东西都在云端来做,在客户端什么都不要了,这个多多少少有点左手打右手,吃力不讨好的一个情形。而相反一些新产生的应用,尤其是互联网应用,它从第一天起就没有一个传统软件形式存在,像搜索引擎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你说自己弄一台PC,弄一个搜索引擎,这个东西不现实,虽然你也可以让它运行起来,但是存储能力、计算能力根本无法满足人们信息检索的需求。搜索引擎这个东西很适合通过云计算方式来解决,如果不通过这个方式,基本上就解决不了了。第二个比较明显的例子,邮箱。E-mail服务,这个东西从诞生第一天起,你主要邮件都是通过服务器来进行发放,它所存在的形式也是从第一天起就是以云的形式存在,未来我也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基于云计算的这种互联网应用会出来,但是如果大家想我现在是一个传统软件产品,我想用云计算方式多赚点钱,我感觉这个活会比较累。

马化腾:我补充几句,这个话题比较技术性,刚才怀教授讲的时候,我是听得津津有味,我也担心这么深的问题有没有人愿意听,确实有很多人还是在认真听,这可能跟怀教授讲的比较生动有关系。它确实是一个比较超前的概念。十年前sun也提出网络计算机,但是没有人信。因为太早了,就成为先烈了,不但转型不成功,还弄出很多问题。其实它倡导的理念现在来看还为时过早,刚才也提到一些专业的像邮箱、搜索专项的技术一开始诞生的时候就采用云端处理方式,如果说它提到未来以后各种各样综合性业务软件,包括企业中的各种各样企业管理系统都可以去云端处理,都可以不是在本地局域网服务器处理,而是公共网络公共设施,把计算能力、处理能力甚至逻辑组件都能够像水和电一样,的确是有想象空间的。可能你过几百年、一千年后,到阿凡达那种确实有可能,现在还是确实过早了。比如我们现在研究局部的IDC,1万台或者几万台组成一个超大型IDC,集装箱里面插几千个主板、海量CPU、内存统一作为计算机处理一个任务,尤其是搜索任务,在这种局部上去做已经是非常大的挑战。全球没有几家公司可以把它跑起来。这个基础以后在一点一点往前在走。谢谢!

刘二飞:你们大家观点很一致,云计算是一个好的概念,大规模比较应用还要有一段时间。在座很多风险投资基金都把这个作为投资重点,下来看看是不是要有所调整。咱们也听马云讲讲你的想法。

马云:不太好说,让一个最不懂技术的人讲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事,我觉得刚才院长讲的非常好,我是听的挺有味道,可能是因为不懂技术的缘故。我的理解云计算最后是一种分享,数据的处理、存储然后跟分享的机制。我觉得刚才李彦宏在讲,有一点我在想这个问题,他说现在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老酒装新瓶,我最怕的是老酒装新瓶的东西,你看不清他在玩什么,突然爆发出来最可怕。假如从来没有听说的,这个不可怕。雅虎当年做搜索引擎,然后Google出来了,雅虎很多人认为跟我们也差不多,后来几乎把他们搞死。所以一个新的东西出来后,我们认真思考一下、关注一下,可能会有一些新的问题。我们自己公司对云计算是充满信心、也充满希望,我们不是觉得这又找到一个新的矿产,我们阿里巴巴拥有大量消费数据、支付宝交易数据,我们觉得这些数据对我们有用,但是可能对社会更有用,比如我们从小企业的信息掌握到整个中国经济、世界经济的问题,从消费者数据给制造业数据,让他们生产出更好产品卖给消费者。如果能够把这个数据分享给社会,是一个很有用的。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做这个,百度、腾讯就会把我们赶出电子商务门口。所以这是客户需要,以及我们不做,将来会死掉。

Highslide JS
刘二飞:这样的碰撞对我们在座各位,无论投资人还是媒体都会有一定的启发。最后问一个问题,问完问题之后如果还有时间的话,给大家点机会问问题。这个问题是关于国际化的问题。实际在互联网上从马云阿里巴巴一出生就是一个国际化公司,因为他做的是电子商务。李彦宏他们公司已经开始,在几年前尝试在日本进行国际化,现在客观说还没有成为公司的主体。腾讯几乎百分之百集中在中国国内市场,对国际化这个问题你们两个能不能谈一点各自的看法?

李彦宏:我是这样看,中国现在已经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力日益强盛。一个国家它的经济这么强大的基础上,它没有一些真正全球有影响力的企业是不可能的,是完全说不过去的。而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又处于一个非常朝阳的产业,通过自由市场的竞争,奋斗出来的这样一个公司或者一批公司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去做这种全球化或者说国际化尝试,所以我从几年前就开始做相关的工作,虽然这很可能是一个比较长期的一个工作,需要比较大的投资,但是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这种投资是值得的,大家现在都特别关心Google声称要退出中国,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能够有一天我们也跑到某一个国家声称我要退出你这个国家,这个必须要有全球的影响力才能够称得上强大,这一点我对中国有信心。

马化腾:对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向全球应该是一个蛮曲折的过程,阿里巴巴原来是做外贸,所以他做国外业务是比较天然的。对国内,甚至不仅仅互联网行业,包括电信服务行业,其实都还是中国为主。一方面它是一个阶段性发展的过程,一是中国本土市场已经非常大,而且本身内部竞争也是很激烈。这个时候从精力、资金、业务关注度来说,因为除了本身业务,还有其他好几个业务都在高速成长过程中,会要求这个企业在这段时间内一定要专心做好本土,把本土市场打扎实了。全球看也是你这块成长性最高,而且量也大,规模也大,人口也庞大,文化也独特,这是你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贸贸然就得不偿失了。除了国外文化之外,还有本身团队国际化结构。我们也做了很多探索,也有一些失败,也有一些是成功的,也做了各种方式,包括社区即时通讯,我们发展金砖四国,互动娱乐随着中国网游人才成本也比较低,这个优先体现出来后,中国网游、互动业务的能力完全是有能力出口,而且是非常有可能成为网络文化、网游创意的出口大国,这个已经是从其他几个网游公司已经看到了,特别是有自研产品,我们公司一半是自研,一半是代理,自研做的好还可以再输出,这个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这个可能是中国制造业成本非常低,获得一个很大发展机会之外,在创意产业、文化数字内容产业,就像王中军说的,其实缺的就是导演、策划,技术、人工这些人才还是不缺的,这些课补上后,完全可以成为全球数字产业大国。腾讯会在这方面努力。

刘二飞:听了他们发言,我还是挺受鼓舞的,对中国互联网国际化很有信心。预祝他们能够成功。因为我们在做现场直播,有很多网友有这样一个问题,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互联网信息技术领域已经出现越来越严重的国进民退的现象,你们二位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彦宏:我觉得一点都不严重,我们没觉得来自国家队的威胁。我一直觉得互联网是一个非常活跃、非常自由竞争的产业。这也是为什么短短十年时间,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都是十年历史,能够有这么大规模,能够成长这么快速的企业诞生,所以我们并没有感到这方面的威胁。

马化腾:我们这个行业也还好,但是像视频这种媒体性的,应该说还是有一些。最近很多都有这样的迹象。这个也还是可以理解的。我最近也听说电子商务是不是也要国家队,我看到网上有人撰文电子商务从来都不应该有国家的基因,如果这样是做不成的。我也听马云说国家需要,把谁谁谁送给谁。我觉得目前还是比较好,目前还是比较自由竞争的情况。

刘二飞:最后回答各位现场一到两个问题。

问:我想问一下李总,百度,我感觉跟Google差别还是比较大的,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Google就像奔驰,百度就像中华,就最普通的搜索来说,百度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你用百度搜一下,再用Google搜索一下就可以比较出来。因为我不是一个愤青,愤青对你可能支持多一些,我很多方面在应用,也跟我实际项目有关系,这是我亲身感受。你们这方面有什么想法,有没有什么方法赶上Google,Google只是把总部离开,他别的还在。Google这块的确还比较强大,他就是一个奔驰,你们说白了就是一个中华。

李彦宏: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互联网包括搜索在内都是一种服务,这种服务不管有多少技术含量,最终的评判还是市场、用户。搜索引擎的服务是免费的,大家爱用谁就用谁,跑到香港,你也可以用。用的人多就说明你做的好,用的人少就说明你做得不好,这就是我的回答。谢谢!

问:马总,李总以及下面的马总,我问三位老总一个问题,应该说跟电子商务有关,我是深圳市信息网络促进会秘书长,我姓陈,我代表我们电子商务在有挖、拍拍、淘宝这些店主向你们请教一个问题,当前电子商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三驾马车并驾齐驱,但是是不是永远都不会相交,也就是说我们这些卖家、店主首先在淘宝开一个店后,生意好了,我们又到拍拍开一个店,能否三驾马车变成一驾马车,大家一起向前奔,谢谢!

马化腾:这还是并驾齐驱,我们是在后面跟着,电子商务这块,确实淘宝走的比较前,市场份额比较大,我们是遥远紧追,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特点。有几个考虑,第一,如果合成的话,不知道我们可以占多少,谈不妥,很难达成。第二,合成一个对卖家更不利,基本没有议价空间,他要收多少钱,您就得交。从竞争生态链来说,有一些竞争是有好处的。

李彦宏:电子商务比即时通讯、搜索发展更加晚的产业,至少在中国是这样,未来我觉得还是有非常非常多的机会。会有C2C也好,商业平台归发展的很好,也会有很多独立的店面,各种各样B2C公司产生出来,现在还处于群雄混战局面,比较广义的电子商务角度来说。这方面可做的事情还非常多,像马化腾刚才讲的一定程度的竞争,对用户、对消费者是有好处的,这一点应该朝着相反的方向去想。

马云:我是挺希望承包他们俩人的拍拍、有挖,人家也不愿意。其实合在一起肯定是不好,我觉得pony讲的对,电子商务从今天来看,淘宝还大一点,但是对来的话,它确实还是很小。第二,我们必须更多的电子商务,特色会更加好。最终电子商务这个产业才会好。产业好,是各种各样的特色。你看腾讯越来越大、百度越来越大,淘宝越来越大,这是21世纪我们高度关注的现象,可能上世纪被称为垄断,上世纪垄断是为了榨取更高利润,由于进入信息时代,由于网络化效应,企业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后不是为了获取更高的超额利润,我认为争取降低所有成本,把社会成本降低,把每个单位效率提高,这才是网络所谓垄断。我认为卖家有权力去选择淘宝、有挖、拍拍以及各种网站,但是最后由于淘宝力量越来越大,成本越来越低,参加人越来越多,可能会更加好。总是在一步一步去完善它。还是这句话,对手死了,你一定活不好,一定需要有一个对手,才会发展的越来越好。

刘二飞:说得越来越精彩了,可是由于时间原因,我已经不断被提醒必须要结束。每一次论坛之后都有一定的遗憾,也不是一件坏事,我们期待明年这场辩论继续,互联网风云继续刮起。精彩属于这两位嘉宾以及台下的嘉宾,有一点遗憾是主持人主持的不好,明年尽量改进,我们用掌声感谢两位嘉宾。






▲返回顶部

Add a comment

Nickname

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emot